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域虫草

记录心路历程,充实庸常生命

 
 
 

日志

 
 

原创:父亲(散文)  

2009-11-15 11:33: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不能寐。

忽然想起了父亲。整整一年了,不知他老人家能否理解和原谅那天我的过失。

那年八月十七日早上七点半,我告别妻女和学校的领导好友到达市教委。刚下车,突然看到父亲站在教委大门外,距离我有十几米远。他慢慢朝我移近,一脸凝滞,一脸沉重,双腿好像绑上了大沙袋,右手提一个黑包。我无法说清当时的心情,父子俩面对面的凝视着,久久没有言语。又一阵压抑难捺的沉默后,我冷漠的冒出了一句:您还来干什么?立时,一团浓重的乌云压上了父亲不大的脸盘。我看到了父亲怔怔茫然无措的表情。他又呆看了我一会儿,抖索着从包中摸出六个染有红色的鸡蛋,一个一个的数过,慢慢递到我手中,就缓缓转身,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望着父亲瘦削的背影,咂不出滋味的泪水如江河顺流,潸然而下。

我知道,那句话深深刺痛了父亲那颗苍老无助的心。可我只能这样必须这样。我不愿看到父亲昏花的严重淌出浑浊粘稠的泪水,那让即将远行的我怎么承受!也不忍让父亲看到我严重惜别酸楚的泪水,父亲更承受不起啊!知子莫如父,同样的,知父也莫如子。我唯有用这种残酷的方式才能掐断父亲对我的不舍和挂念。因为毕竟,我不是去游览北京的八达岭,而是去世人皆知而又神秘莫测的青藏高原。回想来之前的那段时日,我笃信了人们所说的心电感应。七月三十日下午三点,在骑车急去教委送表的路上,我看到了肩背行李、踽踽独行的父亲。知道是去我家, 便匆匆打了个招呼,又上车赶路。从教委回家后,父亲已知道了一切。我想进一步和他解释,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倒是父亲先开了口:既是你自己远去,组织上也批准了,就放心大胆的去吧。人没有受不了的苦,遭不了的罪。接着又嘟嘟哝哝,自言自语:这半个多月来,我心里就沉惶惶的不着调,觉着有事,原来真有事(父亲那时在淄博打工工),可没想到是你。是的,父亲每次回来,都是先回老家,偏是这次在我这里下了车。

八月十六日上午十点我才接到了十七日早七点进藏的通知,所以,我只能在当天下午两点急急回老家和父母告别。在老家,当陪同领导向二老说明情况后,文化程度不高的父亲坦然欣然说道:请领导放心,我舍得下,好男儿志在四方嘛!这话,让我始终敬重的张校长连连赞叹:老哥,您说的太好了!您放心,学校将尽最大力量照顾好您的儿媳和孙女的!

可第二天早上,父亲怎末又去了离家一百多里的县城呢?他什么时候起床的?什么时候坐上的车?什么时候赶到的市教委?在那里等了多长时间?吃早饭了没有?头晚,他睡着觉了吗?

这些,当时我都没问,父亲也没说。

恍恍惚惚,两行热泪溢出了眼眶,润湿了枕巾。

 

 

  评论这张
 
阅读(204)| 评论(1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