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域虫草

记录心路历程,充实庸常生命

 
 
 

日志

 
 

原创-援藏纪事(七):一只野兔(随笔)  

2010-11-11 14:59: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和藏民族和睦相处,尊重其民族生活习惯是前提,更是根本。可时间长了,思想也有松懈的时候,尤其某些瞬间,更有嘴馋的时候。

         96年秋后的某一天晚饭后,照例到校外散步。学校大门外是一条笔直的南北路,路东是一片很大的青稞地。其时,青稞早收,地闲置着,满目开阔,天还很明快。刚走进地里,便看见一只野兔在田间奔跑。我不禁大呼一声:赶快截住它。立时,也正在地里或散步或玩耍或看书的部分学生便和我一起追打拦截。其中一位同学用一块土坷垃想来是打中了野兔的一条腿,野兔显然跑得慢了。最后,一个学生从一个小土洞里逮出了那只肥厚但因受伤而瑟瑟发抖的野兔。我问他:你们吃吗?他说不吃。我说那给我吧。当时有几个学生也说,给老师吧。里面也有我正教着的学生。他却说,老师,刚才是我打的它。我迅即明白了他的意思,赶忙掏出了五块钱递给他说,这样行吗?他稍一思索,行。就把野兔给了我。

        我提着野兔兴冲冲急匆匆就往校内走。走进大门,两位正站着拉呱儿的藏族老师都用惊奇诧异的眼神看我,我正在兴头上,丝毫没在意。我没把野兔提回我的宿舍,而是直接去了杜大哥家。我想,我一个人根本吃不下这么肥大的一只,和杜大哥一家共同享用吧。进他家一会儿,嫂子回来了。杜大哥兴奋地说,看,x(我的姓)弄回美味来了。嫂子嘴一撇,还美味呢,怪不得刚才扎西问我,王老师,那位x老师真厉害呀,刚刚提了一只血淋淋的野兔回去,他今晚上就吃吗?我这才心惊起来,忙问,嫂子,人家不让吃吗?要不让吃,我拿出去把它埋了算了。杜大哥说,没事儿,你别害怕,他们不管。嫂子也说,不是不让吃,他们惊奇,认为你胆子怎这么大,啥也敢吃呢。

        第二天,虽然饱餐了一顿美味,但心里却疙疙瘩瘩,像搅进了一把什么东西似的。

        由此我想到了此前一次,也是在那青稞地里,我正低头捕捉着蚂蚱。我的几个成人班的学生走近问我,老师,逮这个干啥?我说吃呀。他们一脸惶惑惊奇,吃?怎么吃呀?我便详细向他们介绍,逮回去先掐掉翅膀,挤出肚子里的屎,用水洗干净,再用盐腌腌,最后用油煎炸,伴一壶小酒,味道好极了。惶惑地听完后,他们一齐含义不明地“噢”了一声,便不再言语了。过了一会儿,胆大的顿珠对我说,老师,以后别逮了吧,不是说要保护环境吗?

原创-援藏纪事(七):打了一只野兔(随笔) - 无言爱 - 雪域虫草         也曾问过长期在藏工作生活的汉族同事,藏民族在饮食方面有哪些禁忌。依他们说,不能吃驴肉,因为驴是天神;不能吃鱼,因为鱼是水神,打河里的鱼,河就会干枯;不能吃狗肉,但不知原因,大概是习俗使然吧。至于野驴、野马、野牦牛这些带“野”字的动物即便是没有习俗的禁止,也是更不能动的,因为这些都是法律命令规定严禁捕杀的国家一级或二级野生保护动物。

        关于西藏的鱼多,有这样一种传言,说是在某些地方的河道里,你推着自行车沿着低矮的小石桥过河,许多鱼会跃出水面,拍打你的脚踝儿或小腿肚子,甚至缠绕在自行车的辐条上,令你欲行不前。这肯定有些夸张,但西藏鱼多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关于藏民族忌讳捕鱼,也有一个故事,说是内地某省听说西藏的鱼太多,太好捕捞了,便有人结伙去某小河里捕捞。刚撒下网,便被当地藏民知晓,藏民们也便成群结伙,拿着镢锨棍棒锄头铁耙等农具要和他们拼命,吓得他们逃之夭夭。这一点,在有次回家探亲的火车上得到了证实,有人就在车上高声吆喝,有买干鱼的吗?西藏真正野生的大干鱼,便宜,25块钱一条。还当众拿出来展示,广告。

        而我,不太喜欢吃鱼,但喜欢垂钓,尽管技术非常糟糕。在家,这是一种爱好。有时从早到晚一整天渔钩空空,也能在水边坐得住,丝毫没有焦躁之感。到了西藏,便不仅仅是一种爱好了,它首先成了一种排遣,排遣难耐的孤独和思乡的煎熬。特别是在周末那两天里,独自一人,带着便宜简单的渔具,蹲坐在年楚河边的某块石头上,看清清河水缓缓流动,岸边垂柳婆娑摇摆,林子里的鸟儿相向和鸣,不尘的天空深邃无边,静的多动的少的浮标,慢慢减少的鱼食但仍次次空空的鱼钩,心无任何杂念,如年楚河水一般,静静的,润润的,清爽无比。

         无论是藏民族悠久的习俗使然还是藏传佛教严格的教义规定使然,我们都不能不感佩地承认,藏族同胞的这些禁忌无疑客观上有力有效地保护了我们愈来愈不美妙的生存环境。他们在对野生动物和植物也即对自然环境的爱护上,是我们远远不及的。不管这种保护是基于历史的崇尚、敬畏还是基于对现实生存的爱护忧虑,无疑都给了我们以巨大的警醒和启示:人类的任何一员啊,真应该好好珍视我们已满目疮痍的家园了!

         所以,在援建西藏的过程中,援建者必须有这样一个共识和认识,即援建的一个必不可少的前提是,维护好保护好西藏原有的和谐健康的生态平衡,无论是自然的还是人文的。这不但是为西藏生存发展的本身计,也是为共和国整体长远生存发展的本身计,尽管生存和发展一直是一个我们很难掌控好兼顾好的高难度课题!

      我 ,则一直感谢着对我这些行为另眼相看的藏族老师和学生们,他们警醒了我,更包容了我,可能还理解着我。        

    

    

  评论这张
 
阅读(178)| 评论(8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