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域虫草

记录心路历程,充实庸常生命

 
 
 

日志

 
 

原创:小偷开会(小说)  

2011-11-10 12:28: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海城小偷的月例会正在有条不紊而又渐趋剑拔弩张的热烈气氛中进行。本次例会只有一个议题,那就是如何处置清德园。

          清德园是本城最大的一处教师住宅区,容纳着几乎全市的1016家教师。从破土动工至今,已历时五载,建建停停,停停建建,眼下终于交付了使用,拿了钥匙的教师们正纷纷装修着。对海城的小偷而言,这无疑是一块喷射着刺眼金光的巨大蛋糕,但对这块蛋糕,切还是不切,什么时候切,怎么切,小偷们一段时间以来一直争论不休,莫衷一是。为此,飞龙矫健总公司(海城小偷的一处实体机构,也是总部机关)董事长张智慧和总部其他有关领导碰头后决定,在本月例会上集中商讨此事。参加本次会议的人员除了像往常一样各分公司的头头脑脑外,还有大家公推出的部分确实德才兼备的代表,算是一次常委扩大会。

        “我的建议是,时不我待,三个月之后,即可进军清德园。由我们城区分公司具体操作实施,既得地利,又有人和。”

          “对,我赞成。”

         “这恐怕不行,他们为买房一次次集资已不但早已掏空了自己的口袋,也早已使其亲朋的口袋囊中如洗了。此时进去,不是劳而无功,打不着狐狸还惹得一身骚吗?何苦呢?”

          “没这么残酷吧,这些年来,教师的工资不是一涨再涨吗?比机关里那些当官的工资都高不少呢。虽然买房装房,油水肯定还是能揩一点的。”

           “这你就不懂了,他们工资虽高,可你见过哪位教师的日子过得比公务员们轻松潇洒舒服呢?道理你还不明白吗?老师的一斤酱油一瓶醋都得自己掏腰包,可当官的呢,吃的、喝的、穿的、用的甚至玩的不都有人主动恭送么?别说他们还收这卡那卡的,还贪污点挪用点了。你说,老师能和他们比吗?”

            “这是真的,当老师的确实也不容易。我儿子的老师这次就都往清德园里搬,他听他同学议论,有两位四十多岁的老师,又是单职工,真是太苦了。为买房子,以自己的公积金抵押贷了十万,从许多亲朋好友那里借了十几万,才交够了房款,这不,装修即使是最简单的,也还得花钱,还得借。有一位老师,听说竟然逼得天黑后也去菜市场捡一些菜叶,唉——”

            “不只是几位这样,很多都有贷的公家的又借的个人的,而且据说还有借高利贷的。”

            “是啊,没听得这段时间流行在教育行里的那句传言吗?辛辛苦苦二十年,一下子回到了解放前。”

              事实确实如此。一位年龄三十六七岁平时很有心数的单职工老师,曾很清晰地算过一笔账:工作整整15年了,工资一分不花的话,总计不到10万元;而清德园的房子有两种户型,大的140平左右,小的110平左右,房价由初建时学校承诺的800元\平,至后来的1000元\平,再至后来的1200元\平,终到了领钥匙前的1748元\平;他要的是小户型,照此计算,加上储藏室、公摊面积、楼层系数,他要支付近22万才能将钥匙拿到手,这还不算以后办房产证要交的钱。可是,15年来,他能不花一分钱么?上有老下有小的。但最惨的还不是他们,是那部分40到45岁的单职工们,年轻时工资太低,一个月只有六七十块钱,那时的企业正在日头上,找个女工是难上加难;有幸的找到了,可过了不几年又不幸下岗了;找个女同伴吧,人家女同志的眼睛和心思又几乎都盯在了公务员身上。不只上有老,要命的是小的也不小了,大部分正读着大学,筹划着就业。

            于是这几年的时间,全市的上上下下、表表里里,都知道老师在忙着借钱,忙着找担保人贷款。

            “我说两句,大家都知道,我一直主张盗亦有道。首先不该偷穷人,咱们中的很多人,为什么做起了这种生意,不就是因为要么我们好吃懒做,要么是遇到了其他变故,但不管怎样,不都是因为穷逼的么?其次不该偷老师,为什么?在座的我们,凡是上过学的,无论学问高低,都是老师教的;而我们的子女,有的可能辍学了,有的还正上着,还正受着老师的教育教导,您说,去抄孩子老师的家,我怎么觉着都不是这么一回事。何况,我们也都盼着自己的孩子能上出出息吧?不能再走我们的路了吧?”发言的是一位乡镇分公司的经理。

            “确是这样,我们得承认,人人都是父母生养的,但人人也都是老师教育的。”

          “是的是的,是不该瞄准老师,况且老师也真的没啥可瞄的。”这是一位从乡镇来的代表,他继续说,“去年,我摸进了一户后来听说还是一位教了近三十年学的老老师家。环视了一圈,啥也没可带的,家电倒是齐全,可青天白日的,没法带呀;写字台还没上锁,把翻了一会儿,奶奶的,连个硬币也没有;高高的橱子倒有几个,上面全摆满了书;丧气之极,猛然看见博古架上摆着个锈迹斑斑的兵马俑,心想,怎么也得值几个呀,捎带着吧;回来让一个伙计一看,他说,啥也不值,石膏做的。我心一横把他摔了,妈妈的,果然是石膏。可摔了又后悔了,早知如此,该给他想法送回去。你们不知道,那上面还系着一根指把宽的红色绸带,绸带上工整地写着‘某年某月某日某某学生敬送’,看来,老家伙很是珍惜。怪不得都说老师穷酸,一点儿不假。”

           “现在老师都很辛苦,很敬业,也很照顾学生。听我女儿说,她们的老师真的是常常批改作业到深夜,而班主任就更辛苦也更照顾学生了。有一天晚上,天气突变,气温骤降,她的班主任抱着自家的两床被子走进了她的宿舍,给了两位家庭非常困难的学生,真是难得!”

           “可也有的老师不行呀,不光不好好教,还经常体罚打骂学生。”

           “就是就是,还有更厉害的呢。喝花酒,搞婚外恋,甚至调戏女学生。”

            “那是极个别的,你该知道,林子大了什么鸟没有啊。”

             “好了好了,不要偏离了中心议题。”张董不满地敲了两下桌子。

         “啊?这不能那不能,我们喝西北风呀?我们是干什么的?我们是吃啥的?不管白猫黑猫花花猫,逮到我们手里的就是好猫,我坚决赞同城区老总的意见,待他们装修完毕入住之后,直捣清德园。” 

         “可现在进去收效甚微啊!”

         “微啥?”一位附和者说,“趁着眼下正乱的当儿,搞几辆电动车不也是很好的收获吗?”

          “那不是竭泽而渔么?”又一位附和着前面那位的年长者说,“很明显,第一,进去,肯定是要进去的,但不是现在;第二,我们不应光顾及眼前的小利益,得着眼于长远的大利益,即得保证我们有效的可持续发展。因此,我看不如这样,停一段时间,等清德园都缓过劲来了以后我们再进去,摸它几个大大的西瓜,怎么样?”

         ······

        大家充分发表意见后,沿用惯例,每逢重大事件,都采用无记名投票方式,由张董宣布投票开始。接着,公布投票结果,36票支持暂缓进入,9票反对,2票弃权。

         最后,张董宣布,经大家广泛讨论,畅所欲言,反复酝酿,深入磋商,依据投票结果,本次大会形成决议如下:鉴于清德园住户刚刚进入,财力已极度匮乏,同时考虑到我公司的长远发展和利益,一致决定,特给予清德园休养生息的优惠政策,六年之内本公司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骚扰清德园,届满之后,全力进剿。

            

          

        

      

    

  评论这张
 
阅读(342)|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