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域虫草

记录心路历程,充实庸常生命

 
 
 

日志

 
 

原创-援藏纪事(二):日喀则印象(散文)  

2010-11-03 11:37: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印象

       进了西藏,顿觉天矮了,地小了,树少了,风大了,土多了,水清了,空气格外清新了,天色格外蓝格外纯净了,人格外稀了(坐车在路上,不少时候一二百里路见不到一个村庄),太阳格外近格外大格外热了,月亮格外大格外圆格外亮了。尤其山格外多了,抬头是山,低头是山,走不了几步就上了山,夜晚的梦里还是山;大大小小,远远近近,高高矮矮,胖胖瘦瘦,俊俊丑丑,总之是满目皆山。  

                                        素描日喀则

      作为西藏第二大城市和日喀则地委行署驻地的日喀则,面积并不大,楼房少又矮,以三层居多,外部装饰色彩暗重,黑色为主色调,给人以肃穆神秘之感。我想,这可能与藏传佛教教义有直接关系。1995年8月26日下午3时许,我们一行25人下榻在位于日喀则市中心的桑珠孜饭店。内部陈设一般,电视还是黑白的,和在成都的日喀则宾馆相比,实有天壤之别。站在饭店三楼顶层,东北可以清晰看见并不太广的日喀则广场,8月31日,日喀则地委行署隆重庆祝西藏自治区成立三十周年大会即在此召开。当时会场布置得浓墨重彩,广场上人山人海,声势浩大,让人热血沸腾。正北不远是日喀则市批发市场,熟悉了之后,常常去那里购物。市场呈东西走向,主路两边店铺摊位林立,商品丰富,花色多样,以西藏特色物品居多。偏西南不远就是赫赫有名的全国黄教六大名寺之一的扎什伦布寺,即历代班禅的驻锡地,远观金碧辉煌,器宇轩昂,佛光缭绕,佛气氤氲,深沉厚重,神秘莫测,让人心灵凝重而又悸动。向东是一条不宽的公路,出城跨过年楚河大桥直通西藏首府拉萨。桑珠孜饭店门外是一条笔直贯通城南北的中心街,也是日喀则最热闹最繁华的地带,两边各式各样的店铺里聚集了全国各色各样的人。路东有一个很大的菜市场,南北蔬菜都齐聚在这里,任南方北方的人随意挑选。日喀则外围则常年被层层叠叠的雪山缠绕包裹着。

原创-援藏纪事(二):日喀则印象(散文) - 无言爱 - 雪域虫草      日喀则,藏语意为“水土肥美的庄园”。确实,作为历代班禅行宫的扎什伦布寺正前面的周边环境,幽雅幽静:绿树婆娑,水草鲜美亮丽;纵横交错、清澈无比的小溪叮当作响地潺潺流淌,掬一捧入口,甘甜爽心,实为圣水;让人感觉根本不是在高寒缺氧的世界屋脊,而是徜徉在风景秀美的江南古镇,确是难得的一块风水宝地。我尤其注意了遍地的高原红柳,树身不高,树干不粗,树冠不大,根根枝条俱红得发亮,裸露在外面的根系弯弯曲曲,盘根错节,非常柔韧,体现出了典型的高原气候,高原风光,高原特色。

     日喀则的物价很高。95年时,白菜价格常年比较稳定,在1元左右,活鲤鱼25元/斤,大公鸡18元/斤,鸡蛋1元/个,面粉记得是两元左右/斤,主要是北京和上海的,冷冻猪肉为4----5元/斤;牛羊肉照理应比内地便宜,但实际上更贵,当时家乡的牛肉7元/斤,而日喀则是9元/斤,羊肉则不论斤,论只或块,要么整只,要么从大梁骨一分为二或再拦腰一下分为四块,没有买过,不知价格;韭菜听一位常住的老师说,有一年春节时,26元一斤还因缺货而买不到。

     客观地说,日喀则的城市卫生不算好,乱倒不太乱,就是脏。别的不论,单从街道墙壁上的那些标语就可略知一二,这里写着“此地禁止小便,违者罚款五元”,那里刷着“此地禁止大小便,违者罚款二十元”。但愿如今,这样的标语已不再有,真没有了。

    从日喀则地区师范学校来看,治安状况是相当好的。 家家户户都没安防盗门,特别是内地教师,一休假就是半年,没关系,锁上门,大胆地走就是,半年后回来,家还是老样子,纹丝不动。其时内地,防盗门几乎已住进了家家户户,而且,随着偷盗技术的飞速进步,“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防盗门虽技术不断更新、功能越来越全,可有时仍阻挡不住那些早已不是小毛贼的“君子们”从容入室的脚步。因此,我同样但愿如今,日喀则的居民们没安防盗门,永远也别安才最好。                      

                                     从拉萨到日喀则

      95年8月26日中午12时许,在贡嘎机场坐上来接的大巴,便直奔目的地日喀则。一路疾驰,看到了西藏的广袤无边,地广人稀,草木不盛,荒凉单调;当然,也看到了她湛蓝湛蓝不掺杂一点儿杂质的天,洁白洁白的云,悬挂在崇山峻岭间那些或宽或细、或长或短、或高或低的白瀑和随处可见的五彩缤纷的经幡,以及那些远远近近、高高低低的真正的雪山。但更镌刻在心灵深处的,是那条崎岖不平、逶迤曲折、险象环生的所谓的公路。一会儿是两边辽阔无际,毫无遮拦;一会儿直冲陡峰,犹上云霄;更多时候,车在一边是壁立千仞直上直下的悬崖峭壁、一边是深不可测怒吼咆哮的雅鲁藏布江的夹缝间行驶。向上望,眼晕;向下看,心晕。尤其有一瞬间,车过一段根本不是路的路段,车身猛然剧烈倾斜,几乎达到了30度,车内齐声惊呼,但司机师傅猛打方向盘,又瞬间将其稳稳当当扳正。至今想来,仍有余悸。

       所以,我坚持认为,内地的师傅到西藏开不了车,因路太险;同理,西藏的师傅到内地也开不了车,因人太多。

  评论这张
 
阅读(553)| 评论(10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