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域虫草

记录心路历程,充实庸常生命

 
 
 

日志

 
 

原创:敢问湖南耒阳集体贪腐(随笔)  

2010-11-24 18:11: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震惊世人的湖南耒阳集体贪腐事件尚未尘埃落定,涉案人员看来必定受到法律惩处自是意料中事,已无悬念。倒是此案透露出来的一些相关信息可称得上是悬念,让人禁不住问几个问题。

一问,对这个集体贪腐,“纪检监察部门也多次收到群众举报,但每次查处都是不了了之。直到2009年6月,湖南省纪委接到举报,纪委主要领导批示查处,耒阳市‘矿征办’的集体贪腐案件才浮出水面”。人们不禁要问,此前是哪些哪级纪检监察部门接到的举报并进行查处的?是怎样查处的?为什么“每次查处都是不了了之”了?谁来为这“每次”的“不了了之”担责?本来,像“耒阳市矿征办”这样一个科级单位,耒阳市纪委就完全有权力对其进行查处,即便它不行的话,那么,其直接上级衡阳市纪委总该行了吧?为什么非得等到群众举报到中纪委,省纪委主要领导批示查处了之后,此案才浮出水面?此前,耒阳、衡阳两级纪委未能查处,其间到底存在着怎样的隐情或者说到底遇到了哪些阻力(如果说有阻力的话)?

原创:敢问湖南耒阳集体贪腐(随笔) - 无言爱 - 雪域虫草二问,许多报道中都说,“在‘矿征办’的职工和临时聘用人员中,有许多是耒阳市直各部门和乡镇领导的亲属子女”。那么,我们又要问,这些“亲属子女”到底是耒阳市的哪些领导的?他们当时是怎样进的“想不发财都难”的“矿征办”?每次查处的不了了之,与这些子女的父母是否有关系?这些父母里是否有“李刚”?这些“亲属子女”是否是违规进入?如果是,是否该受处置?怎样处置?

三问,“罗喣龙在负责‘矿征办’期间,以善于‘照顾’各种关系而闻名。5年间,‘矿征办’的问题不断,却没有开除过一名员工”。请问,以善于照顾各种关系闻名的罗主任,5年间都是照顾了哪些关系?他为什么要照顾这些关系?他用什么照顾的?该不是两个肩膀扛着个头,光用嘴照顾吧?假若他对这些关系是用钱、物或色照顾的,那么,他不是还犯了行贿罪吗?被他照顾的那些收钱、物或色的关系不自然也犯了受贿罪吗?不也该受审吗?

四问,“   这帮蛀虫上下勾结、沆瀣一气,导致国家应征税费收入大量流失。据了解,在罗煦龙等人被查处之后,耒阳市在煤炭产量没有增加的情况下,矿产品税费征收增长150万吨位。2009年11月至2010年10月间,耒阳市煤炭税费收入猛增1亿元以上。”请看,仅仅一年,耒阳市在煤炭产量没增加的情况下,煤炭税费收入猛增一亿元以上。那请问,在罗喣龙主政“矿产办”5年多的时间里,到底流失了国家应征的多少税费?这些税费都到哪里去了?难不成都被罗喣龙们装到自己的腰包里去了吗?但报道说,这伙蛀虫的涉案金额仅近300万元,那其他的呢?难道就一点儿也追不回来了吗?

就这起案件而言,这些问题如不彻查、澄清、解决,不但给不了中纪委、湖南省纪委及社会公众一个负责任的交代,尤其给不了耒阳市人民一个负责任的交代。退一万步说,可以不给任何一级部门交代,但不应不给耒阳市人民一个完整负责的交代。因为归根结底,耒阳市“矿征办”不是某些部门、某些阶层、某些人的“矿征办”,而是耒阳市全体人民的“矿征办”,所以,耒阳市人民有权利知道这起案件涉及的方方面面,有权利知道这些本来属于党和国家政府以及他们所有的钱都哪里去了,而有关部门也有责任和义务让耒阳市人民知晓这些。

  评论这张
 
阅读(503)| 评论(10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