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域虫草

记录心路历程,充实庸常生命

 
 
 

日志

 
 

原创-援藏纪事(十四):还是学生(随笔)  

2010-11-25 22:53: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虽然有些难为情,但我还是很认真地敲下了“还是学生”这个题目。前面,已有四篇写学生的文字了。最早的是在西藏写的《感谢学生》,感谢的是在职业中专时教的九三级建筑班和装饰班的学生;第二篇是从西藏回来后的《四十四条哈达》,感谢的是当时西藏日喀则地区师范学校二年级三班的学生;第三篇是年前的《赤诚学生心》,感谢的是xx一中2008级高一高二番号为68班、高三番号变为16班的学生;第四篇是前段时间草就的《援藏纪事(五):太多的没想到》,里面顺便捎带着感谢了同样是日喀则地区师范学校的当时成人二班的学生。思来想去,这些学生也得感谢,也该感谢。不然,如有可能,这些当时已是成人的藏族小伙子和姑娘们,一定会抱怨我这位汉族老师有偏有向,不公不正的。于是,下面的文字也是必定得有的。

        他们是西藏日喀则地区师范学校成人一班(也叫95级成人班)的学生。在西藏的整两年里,教他们的时间最长,从去到回,也是整整两年。二年级三班是在7月8日学校餐厅由班主任扎西老师带领着集体为我送行的。他们是在7月10日上午,也是由班主任欧珠老师带着进了我的宿舍,专门为我送行,只是去的人数不太多,但也几乎挤满了我的两室一厅。当时一进门,欧珠老师就连连向我致歉,说几天来一直忙于高考,耽搁了,疏忽了,请我别怪。他年龄比我大,看着他极愧疚极真诚的样子,我一直在笑。心想,藏族大哥哎,你啥“歉”可“致”呀,送与不送,这都是再正常不过的。送,算是正常;不送,其实更正常。我哪里有什么怪意呀。我就说,欧珠老师,您和学生太客气了。他一连声地接道,不客气不客气,应该的应该的。

       寒暄毕,学生就送上了礼物。看着那些礼物,不住感谢的同时心里又笑个不停,买的都是啥哟:一件点缀着许多白色和红色碎花的深绿色衬衣,一对深黄色的枕套,一床床罩和被罩,也都是深黄色的,令我想起了寺庙里佛龛上、蒲团上那满目的黄来;还有一个堪称特产的藏式手工小背包,我一直认为那是女士用的,恰好,就和成人二班送的那个大包配成一对儿情侣包吧。我想,这不是打发即将岀闺的新娘么?

原创-援藏纪事(十四):还是学生(随笔) - 无言爱 - 雪域虫草     收完礼物,几个学生已将带来的青稞酒、啤酒、酥油茶、甜茶和几样小菜摆上了我简单的方桌,我和欧珠老师对坐着,学生有的坐着,有的站着,围拢在一起,开始了叙别离之情,道互谢之意。气氛和二年级三班送行时相比,要欢快一些,一则人少离别的话也就少了些,二则他们毕竟是成人班的,控制力要相对强些。持续的时间也不太长。临别,欧珠老师说他一直有个遗憾,两年来总想和我好好地畅饮畅谈一次,可一直未能践行,觉得非常对不起我。我赶紧说这全怪我。

      是的,在师校的两年,藏族老师中,除了汉文组的几位,最熟悉的就是欧珠老师了。这不仅因为我教他班的时间最长,更因为,我俩还是上下楼的邻居。他住二楼,我住三楼,见面的次数比汉文组的藏族老师还要多得多。有好多次他邀请我去他家,都被我婉拒了。他是一个很好的人,为人直爽,真诚,热情,业务尤其好,很受学生拥戴。特别是,在藏文写作方面有一定的成就,完全可以称得上是一个日喀则地区的名人。在这一点上,虽然我不懂藏语,但缘于相同的爱好,我们的心理其实是相通的。屡次邀请我虽然没去,但我却主动拜访了他一次,目的就是想写一点有关他创作的文字。那一次我们交流的时间较长,我问他答,他说我记,非常默契。后来,我据此写了《杏坛多才欧珠拉》一文,珍藏在了我的日记里,也算是对我俩友谊的珍藏吧。

      而对他班的学生,也比另外两个班的熟悉一些,有些学生见了面还经常和我拉拉,问一问内地的情况。有一次晚上骑着自行车从城里回来,不慎摔倒,跌破了右眼的右眼角。第二天上班前,本想用胶布贴住,又想,反正不厉害,别欲盖弥彰了,便原装去上课了。下课后,几个男生追出我来,一再问,老师,您怎么受的伤?是不是别人打的?谁打的?您和我们说,我们去找他算账。我说清了原委,他们似乎还不相信。

       人生苦短,不知不觉,我已站了22年的讲台,教过了一级又一级学生。学生们对我的感恩之情时时感动着我,也警醒着我要竭尽全力地工作。我时常想,作为一名教师,我只是做了一些我应该做的,况且可能还没有做好,却为什么让一些学生如此对待,我有资格领受这样的对待么?他们感谢我,作为老师,我同样理应感谢他们,这才是老师和学生之间的一种平等纯洁的关系和情感,也是我写这些文字的缘由。

      从本质上说,教师和农民、工人一样,都是最底层的劳动者。不同仅在于劳作的对象不同,农民兄弟每天面对的是无声无语的土地,工人兄弟每天面对的是轰隆轰隆的机器,但土地和机器真的都没有思想情感,不管我们赋予它们以怎样美好的浪漫和丰富的内涵,它们还是具备不了思想情感。而老师的工作对象则无需多说了,学生,他是和老师及所有人一样,具备丰富思想情感的高智能动物。

      可以说,老师一生的所有幸福和不幸,都缘于他这种特有的工作对象。                 

  评论这张
 
阅读(197)| 评论(8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