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域虫草

记录心路历程,充实庸常生命

 
 
 

日志

 
 

原创:生活给我上的第一节课(随笔)  

2010-12-01 23:07: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多年过去了,那情那景,仍历历在目。

         1988年10月深秋某天晚上,因不值班,我早早躺下了。大约近9点钟时,学生“砰砰砰”地砸我的门,大声叫着“老师,老师,快起来!”我心里猛一惊,赶紧披衣下床,“怎么了?什么事?”两个学生上气不接下气:“老师,刚才,咱班的李强让村里的两个人带走了。”“什么-----?咋回事?”我顿觉“轰”的一声,脑袋立时就大了,和那两个学生跑着就往校外奔。

        路上,其中的马端简单说了事情经过。李强放学后去城里亲戚家,回来快到学校的那个路口时,和一对姐弟撞车了。那对姐弟倒了,李强也倒了。当姐姐看到弟弟的手擦破了,便硬要李强陪着去她村里的卫生室看。走到学校门口时,正好遇到一个同学,同学得知此事,便马上去了宿舍。“老师,咱学校的领导怎么都这样呢!”马端气呼呼地说。我问“怎么了?”“我俩去叫你时,先碰上了杨校长,和他说了,他回了一句‘这事得找你们班主任’就急急地走了。又碰到了总务处的夏主任,他还好点儿,问了问情况,可也是说‘快找你们班主任去吧’,也走了。咋谁也不管呢?”我说:“这就对了,就是该我管嘛。”“可老师,要是你今晚有事不在呢?”我没有回答他,因为我无法回答。“现在卫生室就李强一人吗?”“不,已经去了几个同学了。”我接着支派另一个同学:“你赶快再回宿舍把所有男生都叫上,快去卫生室,就说是我说的,谁不去,到时候我和他没完。路上一定不要咋呼吵嚷。快去。”

      学校驻地紧靠在村子北边,村卫生室在校门口西南方,有近一里路。这不要紧,要紧的是自踏入学校大门那天起,就不止一次地听过不止一位好心老教师的善意提醒和告诫:尽量别和村民接触,这村村风不行,很多人不讲理,难缠。我和马端还未到地方,就已先闻一些村民其声了,唧唧喳喳,议论纷纷。待走近时,黑压压一片,挤在卫生室门口,足有五六十人,男男女女,老老幼幼,个个如鲁迅先生所说,“颈项都伸得很长,仿佛许多鸭,被无形的手捏住了的,向上提着”朝室内望。还能清晰听到几个年轻人的声音:“别放他走,叫他赔钱。”“揍他啊,哈------”走近人群,我只能无比谦恭地连连说“请让一让,请让一让,我是他老师,谢谢,谢谢您了,大爷,谢谢您了,婶子,请让一下,谢谢······”在这一连串的谦恭声里,我慢慢挤进了卫生室,也听到了一些老者善良的声音:“快让开,人家他老师来了。”“快让老师进去。”可同样也听到了“老师有什么了不得的”“老师来了好,叫老师赔”的杂音。那一刻,我五味俱全,百味杂陈。

      进去之后,我先找到那个只有十几岁的弟弟,拖着他的手查看,的确是破了,医生已给他敷上了紫药水,看不出血迹了。我问他:“还疼吗,小弟弟?”他清纯地摇了摇满脸稚气的头。我的心放下了一半。接着就问医生:“老李哥,他没事吧?”老李厚道地笑笑:“没事,你也问他了,你放心,就擦破了一点皮,抹上紫药水,明天就会好的。”然后,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我疾言厉色、声震屋宇地把那位学生狠狠训斥了一顿。接着又招呼那位大姐,向她致歉:“大姐,您没事吧?您看,学生太不懂事,惹您生气了,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他吧?算是给我一个面子,行吗?”     

原创:生活给我上的第一节课(随笔) - 无言爱 - 雪域虫草     就在这当口,听到外面一阵涌动,“嗬,来了这么多人啊!”“干啥呢?”学生们来了。我急忙走到门口,又大声训斥:“都来干啥?回去!谁让你们来的?啊-----这几个留下,其他的都走!”借着灯光,我看到了有些学生莫名其妙、愣愣怔怔的表情,又大声催促:没听见吗?快点!

    他们迟迟疑疑地走了。

     这时大姐和我接上了话:“你是老师,既然你来了,我就和你说说。俺弟弟你也看见了,没事,我更没事。只是你看看俺这条裤子,”她把右腿抬举到我面前,“你看看,这地方硌烂了一个窟窿,这是俺今天刚从百花大楼买的,明天娶兄弟媳妇时穿的,15块钱,你让俺明天穿啥呀,啊?”我靠近一看,是硌了一个洞,有高粱米粒那么大,裤子青黑色,是看不出来的,可是······于是我陪着笑脸说:“大姐,您看,真耽误您的事儿了,可是现在买您知道也来不及了,要不······”“赔钱呗!十五块钱。”大姐非常爽快。我掏了掏几个口袋,只掏出了两块多钱,然后对学生说:“谁带钱来?快掏出来,给大姐凑凑。”加上学生的,总共是九块多钱。我面带难色,说,大姐,您看·····这时,老李接话了,行了,就这样吧,学生上学也挺不容易的。

      就这样,事情过去了。临走,再次向大姐致歉后,我使劲握着老李的手,诚恳地说,老李哥,谢谢您了!老李又厚道地笑了笑,不早了,领着学生回去吧。

      拐过朝向学校的拐角,看见了方才被我喝斥回去的学生都还等在那里,我的心里涌起了一阵热浪!

    虽说有惊无险, 可安抚好学生回到自己的宿舍,我再也睡不着了。头枕着交叉的双手,我思考着,梳理着。一是对村民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其实,我对农民从没有任何偏见。这不仅因为我就是一个农民的儿子,尤其因为,看过一些古今反映农民生活命运的作品以后,对中国农民的生活和处境有了一种更深入的认识。元代作家张养浩《山坡羊·潼关怀古》中的那句注定会永远流传的“兴,百姓苦;亡,百姓苦”的名言时常敲打着自己的耳膜,拷问着自己的心灵。只是先入为主的缘故,使得我当时对学生很是担心。情急之下,才做出了那样的决定。一旦事态恶化,作为老师,我得想法保证学生的安全,或者说得尽量保证。此事以这种结局收场,我很高兴满意。我知道,这主要得力于村里的那些好心人,特别是李大夫,还有那些老老幼幼,他们的围观客观上反而起到了稳定情势的作用,使事态没有恶化。我深深感谢他们,虽然他们并不知道。

      但是,我更非常失望,气愤,对我的那两位领导,尤其那位校长。为何?他是一校之长啊!幸好没发生变故,可是要发生了呢?要真如那位学生所说,当时我有事不在呢?我,一个和学生同时迈入这所学校才不足两月的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去应对这样一件有可能复杂并且存在险恶的事件,他却有意地溜之大吉。请问,他校长的职责何在?职业道德何在?他经常在会上叫嚣的“要爱护新教师”只是一种空洞骗人的口号吗?这样素质和品行的人怎么就当了校长呢?幸亏他不是正的,要是,这个学校还能办下去吗?这位校长大人让刚参加工作的我彻骨体味到了“寒心”这二字的滋味和分量!此前平时见到你时的那种嘘寒问暖的热情,那种扯这扯那的客气,原来只是一张外在的皮啊!真是知人知面难知心啊!

      第二天早上碰到我,他居然还郑重其事地问:“昨晚那件事怎么样了?没什么问题吧?”我心想,去你奶奶的吧。回复了一句“处理完了”就撇下他冷冷地走了。你当你的官,我做我的民,咱们拉倒吧。

      可是,咱和人家终究是拉倒不了的。同在一个单位工作,人家又是校长,见了面咱觉着人家是假惺惺人家自己可觉着是热情情地和你打招呼,你心里再是“去他奶奶的吧”,你也得比人家还要热情地回招呼呀。

       或许,这就是社会,这就是现实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295)| 评论(1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