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域虫草

记录心路历程,充实庸常生命

 
 
 

日志

 
 

原创:让座(纪实小说)  

2010-12-09 13:03: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好像是二十年前的事了。

        一位学生家长请酒,时间定在了晚上。起因是上级分给了三个升学指标,学校决定,先确定十五位候选人,然后通过考试决定指标归属。为确保公平公正,苏校长和陈良逐一查阅了全班所有学生三年的成绩档案,确定出了候选人。紧接着是封闭性命题,封闭性考试,封闭性阅卷,再紧接着就是开放性公布成绩,最终定出了人选。请酒的即是中选者之一的家长。请酒的目的自然不是为了预选,而是预选之后。因为,中选之后还要在七月份参加全省组织的有关招生院校的考试,时间显然很紧了。

       下午5点多钟,陈良和另外三位辅导老师到达指定饭店------一个位于学校附近、内部设施很简易的“您再来大酒店”。看到苏校长和那位杨校长及三个陌生人已先在那里了,见他们到了后,陌生人都主动热情地站了起来,苏校长一一做了介绍。指着陈良说,这是陈老师,教语文的,班主任;又指着另三位说,李老师,教政治的,刘老师,教数学的,王老师,教英语的。年龄虽大但一向耿直爽快的苏校长还半认真半玩笑地说,巧了,这四位老师都是和这一级学生同时入校的,别看他们年轻,都是业务骨干。在确定辅导教师时,学校非常慎重,一来来个指标很不容易,我们得很珍惜,二来,我们尤其得对得起学生,因为这关乎到他们一生的前途。陌生人们都连连点头,附和着是是是。接下来,杨校长以他惯有的一字一板、慢声细语、沉着从容而又罗里啰嗦向陈良他们介绍陌生人。四位老师,他先指着其中一个年龄大些的说,这位是学生家长,马庄镇兴隆公司的范总经理;然后指着年龄和陈良相仿的那个介绍,这位是马庄镇党委办公室薛主任,年轻有为呀。其实人家不是什么主任,但校长乐意这样称呼,人家也只能点头,大家也都心知肚明。最后指着年龄和他相仿但显然比他显年轻的说道,这位是我同学,镇党委副书记,贵姓杜,我们级别虽一样,他可比我强多了,哈哈。

       一一握手道好礼毕,苏校长说,入座吧。他们纷纷点头,入座入座,苏校长,您安排吧。苏校长看了看杨校长,你和杜书记是同学,你来吧。我来?好。那就我来。杨校长郑重其事地环视了一下,开始安排座次。

       来,范总,今天您远道而来,为客,这第一的位次非您莫属。杨校长的右胳膊亲密无间地拽着范总的左胳膊就往首位上拉。

      可不行,可不行。范总边退边说,今天我们是来请你们的,这座无论如何我不能做,您看看,请苏校长······

      对呀,老同学,今天我们是来请老师的,孩子还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这么紧,四位老师很辛苦啊。范总特意让我来,就是先答谢老师,陪老师的。杜副书记指着陈良他们热情和蔼地说,来,各位老师,请上边坐。

       对,对,对。范总边挣脱着杨校长的拽拉,边前赶着招手,更为热情地说,各位老师,来,刚才我们书记替我说了,今天是来请各位的,请往上边来。孩子这段时间就全仰仗各位了,来,请。

       陈良他们连连摆手示意不可。这时苏校长也插话说,别让他四个了,他们是不会坐上座的。

        是的,年长者为尊。这礼节他们还是懂的。

        那苏校长,您来。杜副书记说着就欲拉苏校长。

         哈哈,那座我可坐不了,杨校长知道的,我滴酒不沾,没威信,没力度呀。

        范总,还是得您坐吧。放心,书记是我同学,您又是家长,不会有怪意的。杨校长拽着的范总的胳膊始终没放手。

        不行,不行······范总真诚地推脱着

        怎么不行,来来来,我们初次见面,有缘,我今天得和你好好喝几杯,好好拉拉,交交心。杨校长说着就将范总往座位上硬摁。

        杜书记,苏校长······范总征询地看着他俩。

原创:让座(纪实小说) - 无言爱 - 雪域虫草       坐吧,坐吧,即是杨校长硬如此,恭敬不如从命,就别客气了。杜副书记挥了挥手。

        这样,第一把交椅总算有归属了。下面的也就容易安排了,虽然也有谦让,客气,礼节,但拉扯的时间总不那么长了。

        范总坐了主宾,杨校长坐了主陪,杜副书记坐了二宾,苏校长坐了二陪,都正好反过来了。

        领导长者坐定后,就剩下陈良四位老师和那位不是主任的薛主任了。没用人招呼,薛主任就坐到了副主陪,即把前席的位置上了,陈良他四个都站着往上推让他。人家一再笑着说,各位老师就别再让了,这位置今天就是我的了,再怎么也得有个主次呀,对不对?领导让我来就是给各位倒茶斟酒的。

         陈良正欲坐下的当儿,杨校长又发话了,不行不行,薛主任,你往上来,叫四位老师在下面。

         杨校长,我和四位一样年轻呀,再说,今天这活儿就是我的呀!

         杜副书记和范总也连连说,就得让小薛在下面忙活,他是我们专门带来伺候大家的。再说,咱们已经坐反了,这把前席的必须是小薛。

         苏校长也说,要不就这样吧。

         不,不,不,杨校长坚持说,还是那句话,远者为客,薛主任,上来就是。

         薛主任依然面带难色,杨校长,这样不妥呀,真的。

         没事没事,我们自己人,担事儿。

          那小薛也是我们自己人呀,老同学。杜副书记戏谑道。

          你就别掺和了,来吧,薛主任。杨校长跨前两步,将他嘴里和心里的“薛主任”拉到了上面。

         于是最终,刘老师和王老师坐在了末两位,他俩在四人中又是最小的。一个负责满酒,一个负责斟茶。

         酒宴终于开始了。 

         喝完了杜副书记和家长范总分别带的感谢酒,还没等杨校长发话,王老师就用脚踢了踢陈良,努努嘴,陈良迅即明白了。他们四人几乎同时站起,举起酒杯,对客人说,感谢你们今晚的盛情款待,其实,孩子是你们的,学生是我们的,请家长放心,我们定会竭尽全力帮孩子搞好复习,以最佳状态应对下面的高考。我们还得回去备课,来,借酒献佛了,俺四个和各位喝杯回敬酒吧,先干为敬了。四人同时举杯仰脖,一饮而尽。

      “  这······这······。”三位客人愣愣怔怔,面面相觑。

      “  你们······。”杨校长面色顿时极不自然,脸因几杯酒的润泽更成了猪肝色,然后求救似地看着苏校长。

        陈良马上对苏校长眨着眼说:“老校长,您今天还给我布置了一份材料让我写来,对吧?今晚我还得开夜车呢。”苏校长面无表情,未置一词。

        说完,他们四人拱手抱拳,环酒桌一周:“对不起了,各位领导,我们先走一步,您慢慢喝。”即匆匆离去。  

        读者诸君想来会明白他们的中途退席,绝不是针对着远道的客人。那位在客人面前谦卑下气,甚至奴颜媚骨的校长委实恶心得他们受不了了······

        作为老师,已经受到某些人的轻贱了,自己怎能再轻贱自己呢?尤其是在二十年前。

       

     

  评论这张
 
阅读(236)| 评论(1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