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域虫草

记录心路历程,充实庸常生命

 
 
 

日志

 
 

原创:孝心孝力(随笔)  

2011-01-03 22:51: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天回来后,母亲的话让我久久不能平静。

           农历腊月初八,我回了趟老家,给母亲带回了一件新衣服和500元钱。我对母亲说,趁现在价钱还不太贵,先买些能放得住的年货。母亲一面抱怨我买衣服,说在农村,年纪又这么大了,穿什么新衣服呀;一面又说,你们这么困难,给这么多可不行,再说,你们平时给的已经够多了,坚决地从那500中拿出了200,叫我装上。我一再和她解释,她还是硬把那200元放在了桌子上,说走时带着。到第二天中午我临返回时,还非让我拿走。我有些生气地说,不管给您多少,您拿着就是,您吃好喝好,保重好了自己的身体,就是我们最大的福分。再说,我现在手头宽裕些,多给您一点儿,等手头紧了,可能就给不上您了。

         我理解也感动母亲执意拒绝的心理心情。一方面,正如母亲所说,我确实困难。为了买房,2005年一期集资时我就贷了4万,每月需还付本息1300元左右。据说还得交10万(但到最后,我要的是顶层5楼,还又交了近17万),而我的工资收入每月不足2000元。妻无业,在单位摆个小地摊,多的时候收入三四百,少的时候仅有一二百,勉强能维持日常生计。但另一方面,我更知道,老家更需要钱。单是母亲一人,当然花销很小,可我还有一个有病的弟弟。虽经两次住院治疗,病情已趋于稳定,但在一个较长的时间内,必须天天用药,定期打针,每年要花费八九百元。所以,2006年春节一过,贤淑的妻就主动提出每月给老家一百元,先保住弟弟的用药打针。

         其实,我之所以在自身如此困难的情况下还要这么做,是基于这些年来的一些经历和认识。

        在西藏支教的那两年,或许是受了青藏高原神山圣水的熏陶和洗礼,或许是过了而立之年的我才终于明白了一点事理。我渐渐认识到,身为人子,自己小家庭的困难绝不应是可以不尽孝的借口。因为,设若你一辈子经济窘迫,难道就该不尽你应尽的责任和义务了么?这显然不合道理,伦理。因此,进藏后领到了第一个月的600元工资后,即给父母寄回了一百元,当时我尚有近七千元的债务。

        而多年前奶奶和父亲的离世则让我越来越痛切认识到尽孝真的是一件刻不容缓的事。

        1985年正月二十九日,63岁的奶奶走在了我高考的前夕。这使我此前几年一直萦绕于心的最大愿望顿时化为泡影,它沉重打击了我参加高考的信心,残忍撕裂了我早已绘制好的人生图景。奶奶走后的那些日子,我甚至想着要放弃高考——它对我已毫无意义和价值了。我无法讳饰我的情感。多年来,我始终认为,在我生命里的三个长辈亲人中,我最敬重最觉得应该孝敬的是奶奶。童年以来一直的记忆和理解是,父母生下了我,但是奶奶养大了我。特别是初中和高中在外求学的六年,这两千多个日日夜夜,是我的奶奶陪我一路走来。每年的四季,无论冬寒夏暑,几乎是每一天,黎明前后,自己就是时钟的奶奶准时耐心地唤我起床,盛上已做好的早饭,打发我去上学;夜晚,无论是十点还是十一点,奶奶都等我回家,打发我睡觉。所以,初三时的最大愿望是能考上中专,早一天挣到钱,好孝顺奶奶。给奶奶买一瓶香味浓郁的美酒,一盒精美醇厚的纸烟,一斤黄灿灿的油条,或者是一袋精致可口的酥饼。哪怕是能让奶奶喝上一盅吸上一支吃上一块,也算是一个孙子对辛劳困顿一生精心照料自己多年的奶奶的一种微薄的回报。可不争气的我中考那年以1.5分之差与中专失之交臂,名落孙山,只好灰溜溜迈进了高中的门槛,我这个隐秘的愿望也跟着进了高中。

        谁能料到,高考未到,奶奶就永远于世隔绝了。

        12年后,在我支教刚刚归来,父亲也走完了他仅有54年的人生之路。父亲的离去,将注定经常折磨着我的一生。因为始终占据我心中第二位置的就是父亲。尽管他有许多缺点:好吃懒做,脾气暴躁,打妻打子,不知理财,封建顽固,等等。但是,父亲在外为人处世的深明大义、善良正直、热心助人、公平厚道、嫉恶如仇,教学时的严谨认真、勤勤恳恳、严格有效、一视同仁,则家里家外,甚至十里八乡,都有目共睹,有耳共闻。母亲常常抱怨父亲,说他是为全村人而活的,根本不是自己家里的人。确实是字字真言,无丝毫虚张。这些,都深刻影响了我。因此,尽管我也不满他的这些缺点,但很多情况下,我能容忍、理解、接受。也因此,每次回老家,和当过十四年民办教师的父亲坐在一起,我爷俩总有许多呱儿可拉,能拉。在我,主要是聆听;在父亲,则可能是一种倾诉、释放甚或是慰藉。更因此,当我在他老人家的灵床前长时间嚎啕、声嘶力竭之后,我两手攥着父亲早已冰凉早已了无血色的左手,凝视着父亲早已冰凉早已了无血色的面容,我的脑海里一会儿一片空白,呆呆木木;一会儿又波涛翻滚,撕扯着心肺。难道,父亲就这样走了?就这样要化作缕缕青烟,阵阵雾气,飘入了空中?难道,这就是命运给在西藏两年饱受高原气候残酷折磨心灵煎熬的我的回报?仅仅在几天年前回老家时,看到我完好无损,满面病容的父亲笑逐颜开后,还问我他孙子我侄子的病啥时能去省城医治,我说在省城停留时已和我医科大的同学联系好了,啥时去都行,父亲很高兴;接着谈起他四儿我四弟翻盖老房子的事,我说到时我出三千元吧,父亲很欣慰。

        可是,仅仅过了几天,父亲就······

        22年前的农历正月二十九日,我最想先孝敬的奶奶撇我而去,那是在我尚无力挣分文的情况下;10年前的农历六月十六日,和我能进行心灵情感交流的父亲又撇我而去,这可是在我经济有了我较大好转,有能力多尽些孝的时候啊!?这是两个让我铭心刻骨、永远心痛的日子。我无数次悲叹:天不佑奶奶,天不佑父亲,但天更不佑我——它让我今生永远愧对我的奶奶和父亲了!

        1999年3月的一天,在和分别12年后才谋面的挚友侠君交谈时,他的一句话振我发聩:人,不能和不孝顺的人交朋友。这话让我自省了很久很久,并当做了自己永远的警戒。每每想起或梦到奶奶、父亲,我的自责负罪之感便如巨蟒缠身,久久挣脱不出——起码对父亲,我是一个不孝之子——我没能阻挡住他老人家迈向死亡的脚步。

        坦白地说,一直以来,我对母亲的感情要淡一些。因从儿时起,我听了太多母亲的抱怨——抱怨自己命太苦,抱怨我们家太穷,抱怨父亲太不过日子。这使我常常不愿听,更不愿接受,特别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不单是我,哥哥和弟弟们也不愿听,不愿接受。但父亲走了后,我很快理解了母亲多年来一直的抱怨和悲叹。她的命真的太苦了——大半辈子挨父亲的骂,遭父亲的打,吃不好,穿不好。当这些年日子渐有起色,年纪渐老的父亲脾气也渐渐改好的时候,却又舍她而去。遭受了那么多的打骂,母亲还时常梦见父亲——青年夫妻老年伴儿啊!何况,父亲去世七年后,家庭又迭遭变故:三弟工伤,差一点儿命丧黄泉;接着,出院后不久,狠心的弟媳和他离了婚;四弟亲事告吹,抑郁成疾。每当看着母亲过早的满头白发,看着她老人家苍老忧戚的面容,听着她一如既往的唉叹,充溢心头的不再是厌烦,而是同样痛彻肺腑的愧疚和负罪之感——至少,以前,对母亲,我是有罪的。毕竟,是她,带我来到了这个世界,给了我只能有一次的生命啊!并且,同样可能是时间的威力吧,母亲越来越明白理解了我对奶奶父亲的情感。她不止一次和我说过:老二,我知道你想你奶奶和父亲,可他们走得早,有什么办法呢?当此时,我苦苦的泪水只能硬往肚里咽。

        永远听不厌那首《常回家看看》。它不但唱出了众人的心声,更警醒着像我这样已为人夫人父也为人子的人一定要善待自己的爹娘。可对我而言,常回家看看自己的老娘固然是重要的,帮自己的老娘刷刷筷子洗洗碗也是重要的,多陪自己的老娘说说话还是重要的。但是,平时得多给家里一些钱,这才是像我们这样的家庭最主要最重要的,也是我的母亲和四弟实际上最需要的。对此,我将继续尽全力而为。

        我已万分愧对奶奶和父亲了,再也不能让自己以后觉得愧对母亲了。

 

                                                                         2007年2月5日

        

         

  评论这张
 
阅读(475)| 评论(1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