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域虫草

记录心路历程,充实庸常生命

 
 
 

日志

 
 

原创:挖山药(散文)  

2012-01-05 20:36: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些日子在二舅哥家吃饭时,他愁得叨叨,唉,天天太忙了,葱得刨,芹菜苗得间,大棚得每天两次敞、盖,还得上班,天天干不完的活儿,忙不完的事儿,做个农村人真太不容易了——那两道山药忙里忙活地挖了一道多了,剩下的大半道恐怕得舍在地里了。我顺口接道,别,二哥,有空时我来替你挖。二舅哥顿时兴奋起来,真的?那太好了,来,我敬你一杯。二舅嫂紧赶着问,您姑夫,你会挖吗?我哈哈一笑,甭担心,我以前挖过的。

          几天后的周日,我去了他家,舅哥上班去了,打电话问舅嫂,她正在地里刨葱。找到她要了钥匙,拿了一柄镢,一张锨,一把二尺见长的剜菜刀又回到了地里,准备开挖。刨着葱的舅嫂还不放心,赶紧走到我面前拿起刀子示范说,您二姑夫,先用刀子从中间这样插几下,找着山药嘴子,再用蹶从中间刨几下,用锨把土挖出来,这样慢慢的。这是个慢性子活儿,你别急,歇息着干。我心里笑着说,行,二嫂,忙你的去吧。

         前天下了大半天慢性子小雨,地里还湿湿的,黏黏的,到处粘脚。山药道里土多沙少,很黏,时时粘着工具,挖起来格外费劲。我先按着舅嫂的示范,用那挖菜刀在道子中间一下一下地插着土找到山药嘴子后,再用蹶刨,用锨将土锄出来,然后再用刀子小心翼翼地触摸探寻着山药的整体,特别是底部,以求使山药能完璧归赵,免受伤害。不到一个小时,我就挖出了九根。每挖一根,我都瞪大眼睛,全神贯注,小小心心,仔仔细细,力争保持住它本来的完好风貌;每挖出一根,尤其那些长得粗壮平整的,我都欣喜异常,双手握着它,仿佛抱着自己刚刚出生的婴儿,轻轻慢慢地将它平搁在道子的土堆上。

         舅嫂从地那头又过来了,看着我挖出的,惊奇叫道,呵,您姑夫,你还真会挖呀?比你二哥挖的还好,才伤了一个。我笑了笑,点着一颗烟,坐在了道子上,怎样?没骗你吧? 歇歇着慢慢干,别累着了,你平时没做过,乍干受不了的。说着二嫂又刨她的葱去了。

        真有点儿累了。吸着烟,看着那九根静静躺在土堆上的山药,我心里美滋滋的。

        算来,该有三十年没挖山药了。

       记得是初二还是初三时,帮着父亲挖过一次。那年,父亲种的是典型的牛腿山药,粗,短,肉质硬,毛须短硬而浓密,皮肤略显粗糙内液格外粘稠,确像真正的牛腿,又像长着满脸胡须、敦实矮壮的北方汉子。和外地的细长、毛细而稀、肉松、黏液稀淡,我们称之为线山药的那种,形成了楚河汉界,泾渭分明。贫寒的日子里,放一点儿姜末葱花样的佐料,再讲究点,搁上点儿蒜苗,即使不放一点儿肉,出锅以后那也是标准地道的一清二白——难得的美味佳肴,好看,更好吃——柔软中有轻脆,轻脆里带着湿黏。咀嚼不甘,回味无尽。

        舅哥的山药,也是这种。

        在所有的蔬菜里,我今生注定只对山药情有独钟;爱屋及乌,对挖山药自然也情有独钟。尽管这活儿程序太繁琐,太难侍弄,挖一会儿就很累,我仍然乐此不嫌。

        接下来,我稍稍改变了二嫂的示范。第一步,直接用锨试探着轻轻铲去最上面的一层土,厚度约有四五公分,仔细查看露出的山药嘴子,确定好山药的大致位置,这样干比用刀更省力些。第二步或用蹶刨或用锨铲去相对的两棵山药中间的土层,不能太靠近山药,距离它三四公分到八九公分不等,以免伤了它;接着把土锄出来,为下一步腾出足够的空间。第三步就主要用刀了。有时要顺着露出的山药毛须,从上到下,一刀一刀如履薄冰地清除掉山药的外围泥土;看不见山药的毛须时,更得小心翼翼,由外到内,一点一点地轻戳泥土,以防扎伤山药。扫清好外围后,就进入了最后一道程序,或者一手攥住山药,一手拿着刀子从山药底端轻轻一挑,山药就顺势而出;或者两手一上一下、交错着同时握住山药的中下部,轻慢慢一提,山药也能离地而起。因下雨泥黏,此时出土的山药周身还带着一层土,或厚或薄。这时,就先放到道子上晾晾,稍微干干,用手轻轻揉搓,泥土便簌簌而落,鲜亮怡人的山药就耀入眼帘了。

        程序的复杂还不止这些,容易让人腰酸疼腿劳累的根源其实是伴着这些步骤得必须不停变换的那种种姿势。第一步站着锄土姿势比较单一,还好些。第二步腰就得不住地直、弯,直、弯了,还伴着向一边或两边不住地扭闪。第三步和最后一步腰则基本上是弯、半弯;腿直跪、弯跪,正跪、侧跪,双腿跪、单腿跪;全蹲、半蹲——一切的一切,都必须顺应着山药的位置和长势而定,决不能由着个人的性子来。也就是说,你得时时刻刻迁就借就它,决不能让它来顺着你。

         这还仅仅是针对长势比较正常的山药而言的。对那少数反常甚至脑后长有反骨的山药,你更得步步留心,时时在意。有的从上到下本来一直好好的、直直的,但到了底部的最后几公分,却突然拐了弯,一下子斜向了一边,结果被生生斩断了,如同那些晚节不保的官员或是什么人,人生的最后几步里猛然翻船,栽倒了阴沟里,引人唾骂,也令人惋惜。就山药本身,自然是它的悲剧;就采挖者,何尝又不是悲剧呢?有的从一开始就不顺活,长了不长就发出了很多枝杈,可谓四方生长,八面开花,结果发杈之时就是它生命终结之日。这样的山药非但自己一事无成,还让挖它者厌恶甚至憎恨不已。还有的是,虽然开始发了很多杈,但能幡然悔悟,戛然止步,此后心无旁骛,努力向深处生长,整体来看,虽有瑕疵,然究其一生,仍是可喜可贺,令人敬佩的。采挖者面对此类,务必慎之又慎,切不可一棍打死,使其蒙冤受屈。有的则长着长着就变黑腐烂了,这种情形我想要么可能是本身的免疫力有问题,要么就是所生长的土质有问题,要么就是二者兼而有之吧。

        这种种另类的山药,不仅于己无益,还使挖它者格外费力费心费神,实为损人不利己!尽管如此,有职业道德的采挖者还得尽心尽力认真对待。因为,只有走好走完这个过程,才能看清它的真面目。

       这样说来,山药和挖山药多少有些类似我们的人生了。

       挖了半天,回来后整整四天才缓过劲来。三十年没这样集中干过这么长时间,确实不行了。临行前,下班回去的二舅哥玩笑说,怎么样?明年还来吗?我说,只要你种,我肯定还来。

       谁让我愿意吃山药,乐意干这活呢。

      

     

      

    

  评论这张
 
阅读(298)|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