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域虫草

记录心路历程,充实庸常生命

 
 
 

日志

 
 

原创:春晚过后话本山(随笔)  

2012-06-15 17:11: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赵本山终于缺席春晚了,而且缺席在最具象征意义的龙年春晚。

          因了他的缺席,一些人终于可以长长地出口闷气、憋气、恶气、怨气甚至恨气了,而且,还可能偷偷躲在阴暗的角落里或悄悄窃笑或肆无忌惮地大笑狂笑。

         好像有若干年了吧?有关他的种种说辞便以各种各样的方式从各种各样的渠道情愿或不情愿地进入关心关注他的公众耳膜。说他的小品越来越低俗化——言辞低俗,扮相低俗,表演低俗。说他的小品在有意或无意贬低甚至丑化着中国的八亿或者是十亿农民,其显著标志之一便是,改革开放已经三十多年了,中国农民早就富起来了,可赵本山还在每年的春晚现场穿着那身早就该进历史博物馆的蓝色中山装,戴着那顶帽檐早就折了的蓝色瓜皮帽,这不是给中国农民甚至中国抹黑吗?特别是还说他一直在贬低或丑化着一些智障群体,比如头大脖子粗不是经理而是伙夫并且以后越来越二的范厨师。与此相对,便说赵本山唯独不敢针砭触怒当今的某些当权者或高贵者,原因概莫是这些当权者或高贵者使得赵本山横空出世并许多年来源源不断而且愈来愈烈地大发其财,使得赵家班底眼看就坐成为中国娱乐界或者说是演艺界谁也不敢惹的江湖老大。还有,他的小品一年逼近一年地进入了死胡同,越来越没有了创意和创新,枯燥单调,味同嚼蜡,令人生嫌······

          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不知这个龙年赵本山的缺席是否是这些聒噪的沸沸扬扬起了决定作用。倘真如此,那么,就不是赵本山和他的小品低俗,而是这些聒噪者低俗;倘真如此,那么,就不是赵本山和他的小品只会只敢贬低丑化中国的农民和如范厨师一样的智障者,而是这些可能是别有用心的聒噪者在贬低丑化着中国的农民和那些智障者。

        为此,我们极有必要慢慢盘点赵本山这许多年来的春晚小品。

         最早上春晚、1991年的小品《相亲》,展示的无疑是中老年人的再婚,而这无疑又是一个当时乃至今天都仍非常严峻的现实问题。青年丧偶的那些父亲母亲们,将自己的大好青春以至大半生生命都义无反顾、毫无保留地奉献给了他们的子女们。当他们饱尝完艰辛、铅华洗尽、脸上沟壑纵横之时,孩子们已然长大成人,即将脱窠而飞,奔向属于自己的新生活,安稳于自己的安乐窝。于是,孤独和冷清必然是他们的无奈抉择。《相亲》便应时应景于此种现实。

         其中的那经典台词:“就兴你们年轻人连蹦带跳,又搂又抱,我们老年人就只能干靠?”“小时候归爹妈管,老了归儿女管,啥时候你能自己承包一段,个人说了算啊?”既是一种焦灼的呼唤,更是对传统封建习俗的一种否定、指斥和挑战。而在叙述发妻早年离世时的那几句:她可享福了,地下工作者,阎王爷给办的,调不回来了等等。让人在捧腹大笑之时,无疑深深体味到了那难以言说的沉重和辛酸——这分明是一种含泪的笑啊!

         1992年的《我想有个家》,话题和主题显然延续延伸了1990年的这个《相亲》,将这些早年丧偶、含辛茹苦的父亲母亲们再婚的经历和故事逐步推向了深入。含辛茹苦的男主人公面对着更为含辛茹苦的女主人公表白或者说开诚布公地开出的那些再婚条件:心肠好的,手要巧的,年龄35的,带个小孩能养老的,括弧,八岁男孩正好,有老太太就更好了。不独表现出了男主人公宽阔的胸襟,更彰显出了他的善良、责任和义无反顾的担当,禁不住让人唏嘘而叹,铭感五内。尤其显然不能忽视的是,男主人公的六级木匠相当于中级知识分子的恰切类比,不正是对我们这个社会长期以来不公平对待那些许多行业卓有成就的技工技师现象的反叛吗?这种期盼和呼唤不应引起我们这个社会特别是那些相关部门的深刻反思吗?

        而1995年的《牛大叔提干》,则又显然延续延伸了《老拜年》的话题和主题,将一些官员公款大吃大喝的奢华浪费和置人民疾苦冷暖于不顾以及擅长推诿踢皮球的官僚作风鲜明而有机的融合在了一起进行揭露和鞭挞。“上顿陪,下顿陪,终于陪出胃下垂;先用盅,再用杯,用完小嘴对瓶吹。”特别是最后牛大叔慢慢拎起的那串“扯蛋”——何其形象!又何其辛辣和经典有力!

       1996年的《三鞭子》,虽然最终鞭打出了党群关系的复合以至谐和,但是,整个剧情鞭打的重点仍然是某些官员的尸位素餐和对人民的冷漠。

      1997年的《红高粱模特队》倾心热情歌颂的无疑是新时代新型农民的新型美。“劳动是最美丽的”,是一种理念、观点,更是一种当代农民向全社会的宣传、宣言和宣示。

      1998年的《拜年》,则干脆直面着我们这个社会存在的种种不正之风,切中时弊。虽然塑造的是一位清正廉洁的先乡长后县长的公仆形象,但意图十分明显,就是要引起所有官员尤其是那些还有良知的官员的警醒和自律,要时刻想着公平公开公正。

       1999年,赵本山依旧着眼着普通百姓,但《昨天·今天·明天》的时间跨度显然超过了以往的任何一个,因此,该小品也就有了以往所没有的厚重的历史内容,有了沧桑感、兴衰感和沉重感。观众和赵本山一起回顾了那段荒唐疯狂的历史,一起见证了这个丰富多彩的现实。言语、动作、声调和表情的极度夸张诙谐背后,让观众深切体味到的是那沉重的黑色幽默!

       2000年的《钟点工》关注的无疑是我们这个国家日益凸显的老龄化问题;2004年的《送水工》关注的既是母亲对孩子不求任何回报的爱和付出,也曲折的反映着老龄化。

      而2001年的《卖拐》、2002年的《卖车》和2005年的《功夫》自然是一个系列,主题集中反映的是忽悠、被忽悠和防忽悠。或许,指责赵本山奚落嘲讽体残智障这样的弱势群体的原因即在此罢。的确,在我们的现实中,确有对弱势群体冷漠歧视的人在。然而我想,这些人当中,截至目前,我们还没发现有赵本山的影子,倒是时常从这样那样、这个那个的媒体上,我们见到了某些用人单位对弱势群体人为设置的障碍,见到了某些政府官员对弱势群体的冷漠、愚弄甚至斥责敌视,见到了那么多高贵和自以为高贵的上层人对弱势群体的不屑一顾、嗤之以鼻。特别是,我们似乎时常无奈见证和经历着这些:官员忽悠百姓,富人忽悠穷人,商家忽悠消费者,上层人忽悠底层人,城市忽悠乡村,大城人忽悠小城人。一句话,奸诈忽悠诚信,诡谲忽悠单纯,卑鄙忽悠高尚,污垢忽悠圣洁。

       我想,这个系列小品良苦的用意和现实的价值恰恰是在这里吧。

      2006年的《小崔说事》承接着1999年那个小品白云写书的由头白云出书,极力嘲讽了时至今日仍然愈演愈烈的名人和一些所谓的名人争相写书出书致使泥沙俱下鱼龙混杂鱼目混珠的不良风潮。尤其剧中那个“名人”与“人名”的对决pk,多么耐人寻味,引人深思!赵本山、宋丹丹、崔永元,作为真正的大名人,当对其中内幕知之甚详,最有资格发言。他们所做的表演,不正是对这种不正常社会现实的辛辣讽刺和切肤针砭吗?还有紧接着的2007年的《策划》,不但猛烈指斥着当今铺天盖地的虚假广告,更是力透纸背入木三分地指斥了文艺界娱乐圈内的种种乱象,这不正表明了赵本山作为圈内人之一的应有的道德和良知吗?

      2008年的《火炬手》当然是一个典型的应景之作,对此,我们似乎也不应非议,因为毕竟,2008年这个奥运之年,是全民族的百年企盼。尽管这样,当我们留心到这些台词:

       什么运动让人看着揪心?

      足球!

     什么运动看着更揪心?

     中国足球!

     我代表我的老伴向南方受灾的人民问过年好,等过完年我和我老伴去看你们,去给你们捐钱,我能定不?

     捐多少钱啊?

    有多少捐多少。

     也别,也别都捐了,咱没钱了。

      不也能感到,即便在这样的应时应景之作中,赵本山的小品也在借机披露嘲弄着一些不正常的社会现象吗?

      2009年的《不差钱》显然反映的是农民的一些狡黠,但与其说是狡黠,毋宁说是一种急中生智。而这样的急中生智,则又是源于农民或者推而广之所有无职无权无任何门路的弱势群体为了实现自己的美好理想在面对社会的种种不公之时被倒逼出来的无奈和辛酸。

      2010年的《捐助》,从剧情来看,正如“亲家”所说,“他当时就想捐3000块,后来一激动,手一哆嗦,多摁了一个0,三万块全捐出去了······”可惜可贵的是,“本山大叔”能坚持着将错就错,宁可再去为“亲家”借钱,也绝不将已经捐出去的再收回,这可能是为了在舆论公众面前的一种面子,但更是一种心肠。而“亲家”所说的另一句“我就说你捐三千块钱,不至于人大车小辆上家采访来。你这都不够油钱的····”不也是对我们已司空见惯太多的那些劳民伤财慷国家之慨的无谓无益宣传的嘲讽和针砭吗?

       因此,粗略 盘点赵本山这许多年来的春晚小品,似乎还没有品鉴出它们的低俗和对农民或是智障者的贬低丑化,恰恰相反,赵本山和他的小品一直在以这样那样的方式、在从这样那样的角度讴歌着中国农民的传统美德,昂扬着中国农民的做人尊严,警醒着善良朴实的农民;自然,他也在孜孜以求地贬低丑化着,犀利嘲讽着,痛恨针砭着。但他丑化嘲讽针砭的是这个社会的种种丑陋丑恶,而这些丑陋丑恶,却好像与底层的大多数农民并没有多少关系。

      由此看来,说赵本山如何歧视甚至诋毁农民以至弱势群体便有牵强附会断章取义强词夺理甚或是无中生有之嫌。至于说赵本山春晚上常着的那身行头是贬低了当今中国农民,更让人觉得啼笑皆非以至无语。且不说当今中国还有为数并不算太少的农民兄弟确实常年还穿着赵本山那样的衣着——戴着那样的帽,穿着那样的衣、那样的裤、那样的鞋,不信,论者可以到一些发达尤其是不太发达甚至还很落后的穷乡僻壤那里去实地考察一番。单就赵本山作为一个表演艺术家而论,那明显不过就是他的一种特色,是赵本山之所以成为赵本山的一套不可缺少的道具;少了这套道具,小品王赵本山就不再是完整完美意义上的赵本山了,这似乎是一个铁定无疑的常识。

       平心而论,倒是2011年的《同桌的你》,则无论是在思想价值还是艺术价值上较之于以往20年的上述作品委实要逊色一些。所以说,如果赵本山缺席龙年春晚,是由于他真的江郎才尽出不了精品了,那么,不论是喜爱他的观众还是他本人,都无需有什么遗憾。因为毕竟,赵本山已在春晚上或者说小品界独领风骚了20年,而在这些年中国艺术界已愈来愈丰富多元、百花齐放的今天,20年的独领风骚,已经是奇中之奇、甚至是难见后来者了。但如果是不是这个原因的其他原因,则无论是赵本山本人,还是一些其他的观众,都有好好反思的必要。虽然说,地球离了谁都这样运转,央视的春晚离了谁都照常举办,可是,至少在目前,没有了赵本山小品的春晚,似乎也不再是完整完美意义上的春晚了。

       小品王这顶桂冠戴在了赵本山的头上,一方面说明了观众并非都浪得虚名,另一方面表明赵本山本人更非浪得虚名。

      衷心期盼,2013年的小龙年春晚上,赵本山能重展风采,再领风骚!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