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域虫草

记录心路历程,充实庸常生命

 
 
 

日志

 
 

原创:援疆记事(三)梦终得圆(散文)  

2014-04-11 21:45: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搁下行李,关住房门,望着窗外黑魆魆的夜空,我从心底爆发出了再也不用压抑的无声狂呼:啊哈,新疆!我来了,我终于来了!

没有人知道,为了这一天,我已等待了多久多久。

十五年,整整十五年了!

1999年第一次看到援疆通知后,我便二话不说报上名后就直奔教育局,找到负责这事的局长,直截了当请缨:“局长,派我去吧,您知道,我比其他老师更有······”

“这次不打算派你去,你刚进入新学校还不到仨月,没做点贡献就又走,这不合适;再说组织也应该考虑其他同志,对吧?”

就这样,还未等我说完,我的第一次援疆梦便被一向果敢利落的局长以如此更直截了当的方式终结了。

此后,我默默地等着第二次、第三次、第······但好运一直没再降临到我头上——援疆批批有,语文次次无。

我焦急地等待着。

2005年6月的某一天,一名教育局领导在学校碰见了我,问道,邵老师,如果以后再来援疆援藏指标,你还去吗?我说当然,只要身体允许,组织批准,45岁之前,若有机会,我肯定去的。

等。等。

终于,2010年,有了语文学科了,我也恰好45了,更恰好的是,文件规定的年龄上限也是45。

这次过了这个“村”,就真没有那个“店”了。抓紧报名,抓紧再去找局长请缨陈情。局长见到我只笑着说了一句,又是你,这么多年了还想去呀。

忐忑了三天,焦虑了三天,在希望和绝望中纠结了三天,最终还是绝望了。

我说不尽的悲哀和沮丧:这么多年萦绕于心的援藏援疆梦就这样终结了吗?什么似乎都可以逾越,唯独年龄不行。

情理易明,但情感难断。冥冥中的那丝丝期盼还时不时地浮现出来,有时于心头,有时在脑际。

所以,2013年12月10日下午的16时30分,在办公楼门厅黑板上,当我看到《关于选派第八批援疆干部人才的通知》的那一瞬间,我的心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剧烈地抖动起来了;而当看到“专业技术人员年龄一般在55岁以下”的那一瞬间,心迅疾经历了一个由凝固至狂跳的瞬间巨变。我狠狠睁大本来就已很大的双眼,凝神注目,死死盯着“专业技术人员一般在55岁以下”,一遍又一遍提醒自己:是的,是55岁,白纸黑字,分分明明。

苍天啊苍天!

我只能依旧故伎重演——抓紧报名,抓紧去找局长请缨陈情。

17时报了名。11日上午9:30,组织部和教育局到校找我谈话。12日早7:45,我恭候在局长办公室门外请缨陈情。8时许,局长来到,这次见我的第一句话是,还是那件事儿啊。13日下午,填表。14日下午,接组织部通知,15日上午体检。此后几天,又填了几个表。2014年1月15日,去济南参加座谈学习。2月14日,接到通知,24日到济南,25日在济南培训一天,26日进疆。当晚正式住进了喀什二中的507宿舍。

至此,悬空了许久的心才彻彻底底放了下来。

所以,在此之前,无论谁问我,准了么?什么时候走啊?得给你送送行啊?到时候一定说一声啊?千万别不声不响地就走了,啊?。我都一一回应道,不知道,准不准还不一定呢,放心,来了通知一定会告诉你们的。其实我知道,填表时就该是准了的,体检时差不多就准了,又填那几个表该就没有什么问题了,到济南开座谈会时肯定是板上钉钉了,而2月14日接了进疆通知后再觉得不准这个人肯定就是精神有问题了,可我,还真的就有那么一点点问题——心底确实还真没那么踏实。

所以,26日9:08,飞机腾空而起后,望着舷窗下的齐鲁大地,我想无声狂呼,新疆,你等着,我来了。但我呼不出来,只在心底一遍遍默念,别了,故乡!13:50,飞机稳稳停在了乌鲁木齐机场,我真真实实站在新疆大地上了,我该无声狂呼,新疆,我来了!我仍然没有呼出来,想,到了喀什再呼吧。17:20,在喀什机场,走下舷梯,仰望着高远天空的那一刻,想呼却又呼不出来了。

直到这个时刻——2014年2月26日的21时10分,真正住进了这间属于我自己的宿舍,独立窗前,仰望夜空,我才再也抑制不住,心内长啸:新疆,我来了!我终于来了!

是的,乌鲁木齐不是终点,喀什也不是,只有喀什二中,才是我将要朝夕相处三年的终点站。因此,这无声的狂呼,只能响彻回荡在这喀什二中的507里。

也曾无数次自问:到底为何,这许多年来,对援疆如此情有独钟,以至于始终“贼”心不死?

难道,就仅仅因为19年前的那次经历,在饱尝了祖国西南边疆藏族同胞独特奇美的异域风光之后,又不可遏抑地涌起了对祖国西北边陲维族同胞同样独特奇美的异域风情的向往和艳羡?

——1995年至1997年,我曾在西藏日喀则地区师范学校度过了我人生历程中极为重要的两年。

难道,就仅仅因为想亲眼看一看茅盾先生笔下的“白杨”和翦伯赞先生眼里的“景物”,亲身体味“大漠孤烟”“长河落日”的奇美,还是就为了塔里木盆地和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广袤无垠、帕米尔高原和巍巍昆仑的雄伟壮观?

难道,就仅仅因为想探寻那位两出西域的友好使者留下的深深足迹,还是就为了瞻仰那位“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禁烟爱国英雄留在伊犁的林公井、林公车和林公渠?

······

也许,就是因为这些;也许,压根儿就啥也没因为。之所以如此执着,仅仅就是因了当初援藏后自然萌生出的那一种对边疆特有的情结情怀情缘吧?要不,事情怎会如此巧合?十九年前的19995年,去的是西藏的后藏中心日喀则——西藏第二大城市;而十九年后的今天,来的则是新疆的南疆重镇喀什——新疆第二大城市。人生历程中这两次重要经历的目的地,恰好都是中国两个最大行政区域的“千年老二”,而这两个“千年老二”里,还都有一个“喀”字。我不知道“喀”在这里有没有特别的含义,只知道,西藏的“日喀则”意为“土地最美的庄园”,而“喀什”则是“玉石建成的城市”。

难道,我的人生和这两个边疆古城真有某种天然的关联和机缘么?

新疆啊,这许多年来,对您,我已预支了太多情感!

1997年的7月12日上午10许,当车驶出我工作和生活了两年的日喀则市区后,我写下了这样一段文字:两年的援藏生涯,如果说是一个梦,那是一个严酷而痛苦、滞重又充实的梦;如果是一段经历,那是生活给我的一个永恒赠与;如果是一种回忆,那是我人生胶卷中一张永不褪色的底片!

我自然期盼着,三年后离开喀什时,我能写出另一段更有分量的文字。

 

 2014、04、01,《援疆干部之家》/2014、10、31,新浪山东

                            

                                                

  评论这张
 
阅读(257)|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