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域虫草

记录心路历程,充实庸常生命

 
 
 

日志

 
 

原创:援疆记事(十四)援疆随想  

2015-06-28 00:02: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也许因为有过援藏的经历,在新疆,我一直很从容,淡定。

也许因为翘首期盼了整整十五年后才得以进疆,在新疆,我又很焦急,激动。

在新疆,我无须去适应什么,不论是环境气候还是生活。海拔1200多米的新疆的疏勒(自2014年6月2日,我们援疆教学队一行20人开始进驻喀什二中疏勒新校区工作生活),和海拔4000多米的西藏的日喀则相比,根本就不在一个层级上,因此在我眼里,它根本就不是个事儿。在疏勒,起码没有缺氧(据说日喀则氧气含量只占内地的40%多一点)的威胁和折磨。当年,就有两位兄弟受不了严重的高原反应,先后被送回内地。至于生活,自然比二十年前好多了。那时,虽然是一个人住着一套房子,但大小的家用电器一件也没有,只有必要的被褥和锅碗瓢盆。现在,我已非常知足,阿弥陀佛了。而且我觉得,这里的环境气候还时时滋润强化着我的从容,淡定。

绝大多数时候,疏勒的天空或澄碧如洗,湛蓝湛蓝,没一点儿杂质,或湛蓝里衬托着点点雪样的白云;湛蓝显示着透明而又深邃的清澈,雪白通透着清秀的纯洁——这清澈和纯洁又让人神清气爽,惬意极了。

天天天这样清纯,我的心也天天清爽着,惬意着。

春光自然明媚,秋高自然气爽;夏天不是太热,即使热,也是干干燥燥的热;冬天不是很冷,即使冷,也是清清爽爽的冷。一点儿不像内地,天几乎一年从头到尾都是阴沉的,灰暗的;夏天的热多是潮湿的闷热,冬天的冷多是刺骨的阴冷。清爽让人舒畅而宁静,闷热让人压抑而烦躁。

所以,尽管和西藏日喀则的天相比,新疆疏勒的天的蓝白纯度要逊色一些,但和内地相比,已是令人向往的苏杭了。

当水已成了污浊,空气变成了雾霾,人还能去哪里寻觅绿色蔬菜、绿色食品和绿色的生活呢?

毋庸讳言,就自然环境而言,新疆比内地许多地方要干净,卫生,安全,健康,绿色得多!

我始终认为,作为一名国家公职人员,无论在山东还是西藏,新疆,或是祖国其他地方,都是在为国家和社会工作;作为一名教师,无论在哪里都应该也必须站在讲台上,这是一个教师之所以被称作教师的最重要标志;任何一位教师,都应终生铭记并应时时践行“教师就是一桩良心买卖”这样一种理念,全心全意、尽职尽责教育学生。基于此种认识,从踏进喀什二中那一天起,我就一如既往,认真履行着一位援疆教师应该履行的职责。

如此,对一个援疆者而言,这三年,最难克服的或许是这两点:孤独和思乡——孤独了而思乡,思乡后可能更孤独!进疆前上一批援疆总指挥王华厅长的叮咛是如此精辟:和家人特别是爱人视频,最好是少聊,短聊,因为视频关了以后,你还是孤身一人。

二十年前援藏时,别说视频,就是电话也稀罕。实在想听妻儿的声音了,憋不住了,得先在信里约好,什么时间我去西藏日喀则地区邮电局,她去山东新泰市邮电局。而一封信的往来又得至少一个月。为此,曾写过一篇散文《电话连着两地情》。那时倾诉思念牵挂的方式惟有写信。可妻子文化程度又不高,小学都没毕业。清晰记得收到她的第一封信,不到300字,26个错别字。我将这些错别字一一勾画出来并在原信上一一改正,然后将原信附在回信里一同寄回,以慢慢提高她的写字水平。到第四封信时,妻说她买了本字典,不用我改错字了。我看了后,还真是没有了。也真难为她了。

现在,我和妻的联系是手机。正常情况下,每天一次,短则十几秒,长则十几分,报个平安。妻不会视频,我也不喜欢视频。不仅因为王厅长的精辟叮咛,更因为我们都觉得没有必要。妻几乎每天都要去打工,很累,根本没有这等闲情逸致。她牵挂关爱我的方式一如二十年前:天天看新闻联播和天气预报。前几天,又买了一张《中华人民共和国地图》,想起来就看新疆,看喀什,看疏勒。

1995年到1997年的两年援藏,有过一些收获,但也留下了诸多遗憾。到了新疆,为了能多些收获,少些遗憾,每天,都在用心工作,生活——细细地观察,多多地了解,静静地体味,慢慢地思考。

上班时,基本上是按着固定的程序“备教批辅”,朝十晚七。有时看到出彩的作业或作文,要么傻傻地会心一笑偷着享用,要么情不自禁地击掌而叹;看到糟糕的就自言自语地对着作业本“教训”或“诅咒”一番。闲暇时聊聊新闻,谝谝八卦。

下班后,晨跑,晚走。上网,看新闻,瞧八卦,敲敲打打,听听音乐。读一读张炜的《你在高原》或王时祥的《喀什葛尔》,翻一翻鲁迅先生的《杂文全集》。前些日子,曾一口气用16个小时将电视剧《平凡的世界》前20集看完,然后每天两集,直至全部结束。想写一篇观后感,天天在脑子里缠绕,但至今还未能著一字。也常和孟非一起深夜“非诚勿扰”。

在新疆的日子里,天天都有事相伴,没时间孤独,无聊。

每当看到三个一群五个一伙的三四岁或五六岁七八岁的孩子在街上撒欢儿玩耍的情景,我就想到了四十年前儿时的自己,心中涌起些许无奈的同时更多的是温馨和甜蜜。那时,和现在一样,我们也这样疯,这样跑,这样打,这样闹。家长根本没空儿也不喜得管我们,我们和自然一同成长。

有时去村落里散步,满眼都是树:房前屋后,院里院外,沟沟坎坎,大胡同小巷子;高高矮矮,粗粗细细,疏疏密密;浓荫遍布,遮天蔽日;榆树,柳树,沙枣树,和一些叫不上名字的树,当然,最多的还是挺拔的白杨。总之是满村皆树。近看是一个一个的村庄,远观则是一处一处的绿洲。儿时的故乡也是如此。但这些年来,房前屋后,村里村外,已绝少见到树了。房,成了孤零零的房;路,成了亮鲜鲜的路;岭,成了光秃秃的岭。

站在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边缘,震撼于新疆的浩瀚,宏阔,荒寂;伫立在双龙池畔,惊叹于天山的巍峨,雄奇,高峻;穿行在巴楚的金色胡杨林中,凝视着葱翠的枝枝叶叶,抚摸着纵横的沟沟壑壑,我知道了“三千年不死”不是历史古老的神话,而是眼前沧桑生动的现实;游览完阿图什的天门大峡谷,我明白了什么是真的“无限风光在险峰”——先前近两个小时的跋涉攀援,都是为了那一刻——到了险峰,才可看到那大自然的杰作——鬼斧神工,天造地设的“天门”——差一步,都必将功亏一篑,抱憾而归。追逐着绵延数公里的七彩山,不停惊叹着,赤橙黄绿青蓝紫,这哪里是山,它不就是天上的七彩虹么?又不停恍惚着,难道是天上的七彩虹下凡到了人间么?每次出行,凝望着窗外的茫茫荒漠戈壁,百思不得其解:地表如此的苍凉贫瘠和地下那般的丰盈富有到底如何完美得扭结成了一体呢?——这无尽的宝藏,是新疆经济发展的强大后盾,也是共和国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撑。

新疆的广袤、苍凉、宏阔、奇异、粗犷、豪壮、神秘以及种种迥异于内地的美,只有身临其境,我们也才只可能浮光掠影地略知一二。

第一次深深明白,为什么古人要这样说: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倏忽间,三年的援疆历程已近一半,抬头看,还有那么多美好而独特的景、人、事需要去细细观察,多多了解,静静体味,慢慢思考。

我焦急而又激动。

只要真正明了了省指领导一再强调的“援疆为了什么,在疆干了什么,离疆留下什么”的真谛,三年的援疆生活就会丰富而多彩,充实而厚重。

一年半来,曾不止一次被问:为什么援了藏又来援疆?答曰:因为援了藏,所以来援疆。大而言之,是响应国家召唤,为了边疆发展;小而言之,是为了过一种单纯的生活,为了已经平凡的人生别再那么平庸。

迎着煦暖的朝阳,听着鸟儿的歌唱,看着校园内亭亭玉立的小白杨和校园外直插云霄的大白杨,嗅着绿草丛中百花浓郁的芬芳,我挺着胸脯,向着办公室的方向,轻快前行着。

太阳每天都是新的!

 

                                                                                                                                                     2015、05、25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