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域虫草

记录心路历程,充实庸常生命

 
 
 

日志

 
 

援疆记事(三七)塔县班的孩子们  

2016-12-29 00:19: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塔县班的孩子们

此刻再次凝视着这个题目,我百感交集,五味杂陈。没想到,这篇文字延宕到今天才开头。

824日,开学后的第二天我被通知新学期教两个塔县班。那一刻,我惊喜异常。因为,在我援疆进入倒计时的最后一个学期,接手喀什二中校史上的首届高中塔县班——全由喀什地区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学生组成。我感到幸运。更因为,这样的两个班自然使我想起了二十年前的援藏。那时,我在西藏日喀则地区师范学校。那两年,无论是教成人一班、成人二班一年级三班,还是小学校长培训班,学生学员全是藏族我感到亲切。

对我而言,这才是真正完整意义上的援疆。

第一节课,如同这许多年来的新生第一节课一样,我先介绍自己,但我只介绍了名字,刻意隐瞒了援疆身份——我不想让学生先入为主。然后和学生简单沟通了我所见到的塔县——塔县县城,的确是一个玲珑优美、宁静祥和的边陲小城。之后,重点向学生介绍了初中和高中语文的不同、学习语文的方法及要求。

这第一节课,学生都大睁着几乎一样大的眼睛,新奇地注视着,聆听着,如同他们的塔县小城一样,宁静,安稳。

接下来第二节,学习他们进入高中后的第一篇课文,毛泽东的《沁园春·长沙》。面对一代伟人的这样一首诗词,我得尽力将它的意蕴丰厚阐释完整清楚,得将它的磅礴气势读出来、讲出来。因此,我也得有意蕴,有气势。而且,我还得用最通俗易懂的语言来诠释这丰厚的意蕴,这磅礴的气势。

因为这是塔县班。

但也是从这一节课开始,他们便不再是他们的塔县小城了。那么多张嘴同时或先后张大,那么多双手高高举起。虽然不少是答非所问,驴唇不对马嘴,或张冠李戴,离题万里,但毕竟在思考,在回答。

原来,第一节的宁静仅仅是一种不知他们如何营造的短暂表象。

不知从哪节课开始,每当我走近教室时,便有学生,或一个或两个或三个,主动迎上前来,将我的水杯和课本、备课本等一起接走。

第一次,我内心点赞:真是一群懂事的孩子。而且,我眼前浮现出了生动的塔县小城——宁静,祥和。

几次之后,我心底涌起了深深的感动,为这样一个别人看来可能是微不足道的细节

是的,深深的感动

于是,916日,我敲下了《塔县班的孩子们》,想写写这深深的感动,但没有写下去。

又不知从哪节课开始,我一踏进教室,就有一些学生,有男生也有女生,大声呼喊:老师,您年轻了。”“老师,您年轻了十岁我莫名其妙,也没在意。

几次之后,我纳闷地笑着回应他们:如果我每天年轻十岁,那么这几天我就要回到娘胎里去了,怎么还能见着你们呢?况且,看看我满头花白的头发,满脸纵横的沟壑,我年轻在哪里呢?

一阵哈哈大笑之后,许多学生异口同声:我们就是看着你年轻!有几个接着大声说道:老师,那我们以后就说你年轻一岁吧!

我随即应道:每天年轻一岁,我也最多只能年轻五十多天呀。

顿了一顿,他们似乎恍然大悟,又改口道:那每天年轻一天总行了吧?

我一想,说:这样行。

于是从这以后,他们就天天喊着“老师,您今天又年轻了一天”了。

我就天天享受着他们口中的“年轻”了。虽然我的确天天地在苍老着,但我的心在舒坦着,熨帖着,幸福着,感动着——年轻着。

于是,1010日晚上,我打开草稿箱,凝视着《塔县班的孩子们》,想写一写这满满幸福和感动,思虑良久,仍是不着一字,只好又空空地保存了。

但是,一年来一直萦绕心头的那个隐秘而模糊的念头却于迅疾间强烈而清晰地牢牢立在了心底,像一枚钢钉一样坚实实地嵌入了冷硬的墙体之中:再申请续援三年,教完这些孩子们。

我喜欢他们,舍不得他们!

尽管,由于历史和地域的原因,他们的基础差,成绩差,努力程度差,学习习惯也差,但他们朴实,善良,热情,真诚,单纯。不由得我不喜欢他们。

尽管,我已年过半百,站了二十九年讲台,但我的秉性没有丝毫改变,反而随着年事渐高而日益固化:对学生的优点,我会毫不吝啬地赞美;对缺点,我同样毫不客气地批评甚至训斥。我会和风细雨,和颜悦色,润物无声;同样,我也会疾风暴雨,疾言厉色,振聋发聩。这许多年来,我始终没有修炼出这样的涵养:对学生的违纪、懒惰,视若无睹,不闻不问。我也知道生气伤肝,但我仍抑制不住地生着,伤着。

对塔县班的这些孩子们,我也时常如此。

让我尤为感动的是,两个塔县班的八十六名学生,男生女生,还都是才十五六岁的孩子,面对着我的疾言厉色疾风暴雨,个顶个地都那么胸怀博大,宽宏大量——课上被我严斥,下课时仍旧“老师再见”“老师您辛苦了”;下一节课我走近教室时,仍旧是微笑着接过我手中的水杯课本和教案;进入教室后仍旧是洪亮的“老师好”“老师您又年轻了一天”。

我时时严格甚至严厉地在要求着他们,他们却在时时地宽容着我——这些善良朴实的塔县孩子啊!

1011日,我电话市援疆指挥部领导请缨续援,其实,在102日我们去指挥部时,我已当面向领导申请过了。1014日,领导让我重新完善了《援疆教师信息表》并附有不超过300字的个人简历和不超过500字的在疆表现。

我心中涌起了无限热望,耐心忐忑地期盼着。

直到123日中午,热望骤然变成了绝望:接到了领导电话通知,我的续援申请被否了。

第二天的124日上午,省委组织部领导来校考核我们。完成相关任务后回宿舍不到十分钟,接到通知,说地委援疆办找我座谈续援问题。

心中又涌起了无限热望。

急急到达指定地点,一位很年轻的领导问我:回去后有什么要求吗?我立马回答:我的要求是不回去,恳请组织和领导允许我再援三年,善始善终地教完这届塔县班的孩子;我舍不得他们,真舍不得!

我又耐心忐忑地期盼着,等待着。

1212日上午,又接到通知,说省指挥部李处长来校座谈续援问题。

我又激动了,心中又涌起了无限热望。

眼巴巴地看着处长来,眼瞪瞪地听着处长讲,心最终还是重重沉下了。

这一次,是彻底绝望了。

一直瞒着的援疆身份实际上不久就露馅了,要走的消息也不知学生啥时候知道的,纷纷问我:“老师,真的吗?不走行吗?”纷纷央求我:“老师,教完我们再走行吗?您走了我们怎么办呀”“老师,我不想让您走,我们舍不得您。”“老师,您要求留下来不行吗?”

不能和他们说,老师一直在积极强烈地要求,争取着。我更不能和他们说,老师更舍不得你们!

都知道,教师的天职是教书,育人。颇感自慰的是,自踏上讲台那一天起,我就始终在自觉践行着这个天职,坚守着这条准则。而在南疆,在喀什二中,在两个塔县班,我更是如此。

我一直尽力试图让他们明白并接受践行,学好科学文化知识该有多重要。为此,我一个一个地划出他们作业中的错别字,一个字一个字地纠正着他们错误的笔顺以及其他那些错误的写法,一次又一次地督促着他们笔记,一遍又一遍地检查他们的背诵和默写。

同时,我更加尽力试图让他们明白并接受践行:外面的世界虽然有无奈,但有更多的精彩;真善美远不仅仅应成为一个人毕生的追求,尤其应成为我们日常自然而然的行为;一个人的成功、成功的大小固然与天赋努力有关,但最终起决定作用的,是一个人的境界——思想境界,外国有大家应该熟知的爱因斯坦居里夫人,中国有大家更应该熟知的鲁迅、钱学森;喀什人民广场上巍峨耸立的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的“谦虚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是一句颠扑不破的真理,尤其是在当今这样一个几乎人人都倡导信奉要积极主动彰显个性、才美外现的时代······

我还毫不隐晦地试图让他们明白:塔县之于喀什,就如同喀什之于内地;塔县的落后,固然有历史和地域的原因,但归根结底,是文化知识的落后,特别是思想和观念的落后。

于潜移默化、润物无声中养成他们正确的三观,教给他们正确明辨是非的能力,纯净他们的心灵,健康他们的身心,作为一名语文教师,我显然义不容辞,责无旁贷,也是我自登上讲台后始终不渝的孜孜以求,教书过程中的时时贯穿。

和塔县班的这些孩子近一个学期的朝夕相处,我深深体会到:他们一样有一颗积极向上的心,一股求知的热望,一样渴望外面博大而精彩的世界,但需要时间,需要耐心,需要等待——需要我们在一定的时间里耐心等待。

这,也是我执意申请续援三年教完他们的深层原因所在。

而今,随着归期的日益临近,我也有欣喜期盼,但更多的是空落、痛苦和遗憾——因为喜欢他们,舍不得他们。

我还是不想走!不想在个题目的前面或后面,加上那两个沉重刺眼残酷的字:再见!

 

 

                    20161226日零时整草毕

邵修民,现喀什二中高一二部教师(山东省第八批援疆教师)

电话:14799809276(新疆)

      13792107670(山东)

地址:新疆·喀什地区·疏勒县喀什二中新校区

邮编:844200

邮箱shaominzhuang@163.com

 

 

附:以下是128日本学期第二次月考后,我让学生写的对我讲课的感受和评价、意见和建议。写时,一是自愿;二是大胆,不要有任何顾虑,畅所欲言;三是有话则长,无话则短;四是署不署名都可。我原封不动地拍录下来(其中的错别字也未作改动),恳请尊敬的编辑先生能打开看看。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